非洲猪瘟下养殖企业集体进军屠宰领域

2019-07-12 17:15:25 40

财联社(郑州,记者 王平安)讯,非洲猪瘟正透过市场量价、透过行业政策对猪产业链产生深刻的影响。


为根除非洲猪瘟,“集中屠宰、冷链运输、冰鲜上市”政策已在2019年推行半年,期间,为解决活猪调运受限问题,规模化养殖企业逐步上马屠宰产能,试图将出栏生猪直接就地屠宰,以冷链调肉代替活猪调运,但养殖企业能否做好屠宰?屠宰的低毛利是否会拉低养殖暴利期的利润水平?冷链运输、冰鲜上市等衍生问题如何解决?

养殖企业扩张了屠宰板块后,达成了疫情防控的平衡,但也促使了屠宰行业的进一步失衡,本就面临猪源偏紧的屠宰企业不得不面对上游的强势扩张,屠宰企业又将何去何从?


养殖企业上屠宰


在非洲猪瘟到来之前,我国的生猪主产区主要集中在北方,而猪肉消费区主要集中在南方,屠宰则大多更接近消费地,通过活猪调运的形式,将生猪从产区运至销区附近的屠宰厂屠宰后,流向终端消费。

某券商分析师表示:“可以说‘集中屠宰、冷链运输、冰鲜上市’政策就是对以前政策的补充或修正,活猪调运过程中的空气传播、排泄物传播加大了非洲猪瘟的扩散概率,而集中屠宰、就地屠宰的推广肯定会削减猪瘟的扩散概率。”

在2019年初疫病防治政策提出后,集中屠宰、冷链运输模式率先在养殖类上市公司中得到了推广。天邦股份(002124,SZ)与牧原股份(002714,SZ)选择了自建屠宰产能。公开资料显示,天邦股份拟使用定向增发募集资金建设500万头生猪屠宰及肉制品加工基地建设项目,而天邦股份2019年上半年商品猪销量仅有151.74万头。牧原股份的屠宰项目计划同样为500万头,但包含原有龙大牧原的100万头屠宰产能,2019年将分两次各新建200万头生猪屠宰及食品加工项目,共新增400万头屠宰产能。

而温氏股份(300498,SZ)和大北农(002385,SZ)则比较保守,以合资公司的方式共建屠宰产能。温氏股份选择与华统股份(002840,SZ)拟合资设立生猪屠宰业务公司,由华统股份控股,大北农则选择与得利斯(002330,SZ)共建屠宰子公司。

值得注意的是,上述四家新增屠宰业务的公司中,除牧原股份之外,其余三家均无屠宰产能。


屠宰可平抑周期波动


对于养殖企业上屠宰,上市公司及行业人士都认为,这不仅是抑制猪瘟扩散的政策引导作用,也是企业自身基于长远考虑的选择。

“这个行业里面有一句俗话说:养殖和屠宰不可能是两头儿亏的。”猪易数据首席分析师曾紫华对财联社记者表示。

曾紫华还表示,由于我国每年的猪肉消费量基本稳定,而供给不足与供给过剩会交叉出现,猪价也就呈现周期性上下波动,在猪价高时,由于终端香肠、火腿、培根等肉制品价格是额定的,屠宰利润就会被压缩,在猪价低时,屠宰利润又会被放大,养殖企业向屠宰板块延伸以后,会平抑猪周期波动对养殖行业利润的影响,在未来周期下行时更好过一些。


不过,某证券行业人士称,平抑周期波动也就是在利润率高时低一些,在利润率特别低时不那么低,现在猪周期正处在上升期,大量新上屠宰业务,也会拉低生猪养殖暴利期的利润天花板。

天邦股份证券部人员对记者表示,平抑猪周期对利润率的影响,是天邦股份进入屠宰领域的原因之一,另外,猪肉深加工行业的高毛利也助推了这一计划。

以双汇发展(000895,SZ)为例,2018年双汇发展屠宰业毛利率仅有9.95%,但肉制品行业毛利率高达30.29%。

曾紫华也表示,上市公司是奔着直接打通养殖到终端的方向去的,在整个产业链上,活猪只是工业产品,无法储存,是没有附加价值的,但是猪肉可以做深加工,可以分割成冻肉高抛低吸,对于上市公司来讲,这里面可做的文章很多。


冷链运输与冰鲜上市的问题


在养殖企业开始大范围涉足屠宰业务,完成就地屠宰后,白条肉的冷链运输问题也成了各方关注的焦点之一。

与大多数人的预计情况不同,冷链运输的成本要低与活猪运输。曾紫华表示:“白条肉的运费确实要比活猪的运费高一半,但白条肉能拉的更多,特别是现在的盛夏季节,一台车拉活猪大概只能拉120头至130头,但如果拉白条肉,现在能拉250头左右,单体运费成本还是高一半,但综合成本算下来就划算得多了,综合各种情况来说,白条肉的运输成本确实要略低于活猪运输的。”

但也有生猪流通领域人士表示,拉白条肉确实成本低,但现在主要的问题不是运输成本问题,而是车太贵了,现在一台车需要七八十万,一方面是猪肉流通行业全行业都在向冷链物流发展,需求量很大,另外一方面现在的冷链物流车必须要通过一些特定的厂家进行生产,这些厂家基本都是供不应求的状态,物流车的价格就从五十万左右抬上去了。

上述人士还称:“现在冷链运输还主要集中在省际调运方面,省内调运大家还主要沿用活猪运输的方式,现在猪源偏紧,省际调运需求有限,冷链车方面基本达到了饱和,不会说大家需要冷链运输的时候没有冷链车了。”

另外,各家屠宰厂在完成屠宰以后,不仅要运输至销售地,还需要解决如何冰鲜上市完成终端销售的问题。

“新上的屠宰项目最大的挑战不是如何建一座屠宰厂,最大的挑战是要建立完整的供应商和接货商渠道,这需要大量的人脉,需要长期合作积累下的信誉和经验,这才是一个屠宰企业真正的核心优势,这也就是为什么很多企业宁愿高价收一个屠宰企业,他也不愿再新建一个屠宰厂。”曾紫华称。

不过上述四家进军屠宰行业的养殖类上市公司也都有各自的准备。温氏股份、大北农分别和华统股份、得利斯合作,各建立两家子公司,其主营养殖的子公司由主营养殖的温氏股份和大北农控股,华统股份与得利斯参股,主营屠宰的子公司则是华统股份和得利斯控股,温氏股份与大北农参股,各司其职。

另外,牧原股份早已和肉制品行业上市公司龙大肉食(002726,SZ)合作成立屠宰子公司,天邦股份则是自身本就有肉制品加工业务。


尴尬的屠宰企业


养殖企业开始涉足屠宰业务后,首先要实现的,就是自有生猪产能的屠宰。

有接近牧原股份的人士表示,牧原股份2018年出栏的1101.1万头生猪中,有200万头左右给了双汇发展,占比大概18%。而牧原股份内部人士也对记者表示,新上的屠宰项目首先要完成牧原股份自产生猪的屠宰。

牧原股份2019年1至5月份生猪出栏量为501.4万头,全年出栏量以1200万头计算,假设500万头屠宰产能达产,那销售至双汇发展的生猪数量势必下降。

“如果这些养殖企业都上了屠宰,那屠宰企业很可能会削减上游规模化养殖企业的生猪屠宰量,为保证产量,加大散养户生猪的屠宰量。”上述证券行业人士表示。

但上述牧原股份内部人士对此持反对意见:“相对牧原股份的出栏量,现在的屠宰量还很小,不会对下游合作企业产生影响。”

上述券商分析师也表示:“中国人一年大概吃掉7亿头猪,养殖和屠宰市场太大了,相互之间的影响非常有限。”

虽然养殖类上市的下游扩张影响有限,但就地屠宰、冷链运输政策下的猪源偏紧,使部分屠宰企业的开工率受到影响。

“随着集中屠宰、就地屠宰的推广,原有的南北平衡预计会被打破,预计会有一次养殖和屠宰产能的区域再平衡。像上海啊、深圳啊,附近都有大的屠宰厂,现在如果当地养殖量不足的话,这部分企业的开工率就会受影响,相反的,如果是产区附近的屠宰企业,则更有优势一些。”上述分析师表示。


来源:财联社